月份:2015年5月

四毛寻车记

原来住西直门,是一楼,车放在楼后方,一个四轮无法进去的地方,自己也装了监控,平时就锁个无声的碟锁罩上车罩,没任何问题.去年十月假期因为这老小区要进行改造,就搬到了大兴瀛海,同样停在了楼下,在汽车停车位的旁边,还是只锁了无声碟锁,也没用带警报的锁,我怕有风之类的造成报警锁误触发扰民.结果五天后的晚上三点多,车上的防盗器报警呼叫我的手机,当时睡的正香,迷迷糊糊的起床隔窗往楼下摩托那看,好像空了,当时马上就精神了,找手电筒再次往下看,靠,哈雷不见了!我马上喊我爱人说车丢了,然后我打开电脑查车上的GPS轨迹,由于没经历过这种事,很慌乱,加上新搬到那里,路不熟,看到行车轨迹也没马上判断出距离远近,耽误了宝贵时间,虽然随车的报警器被触发后唤醒有几分钟延迟,但当时如果马上追出去,加上路线熟悉,应该可以追到盗窃者的.让我爱人报警,我穿衣下楼准备去追车,这时候距离知道车被触动大约是过了五分多钟,随车的GPS位置到了五环的旧忠桥并且提示设备电源断开了,我和弟弟骑车到旧忠桥,什么也没发现,也没有找到拆掉的GPS防盗器.
GPS位置也停止在了旧忠桥上,没有新的信息,我们只有返回,这时候片警已经来了,看了车行驶本之类就去小区的监控室调阅监控,因为知道准确的时间点所以很快找到了相关录像,但是监控质量及角度等问题无法看到车具体被偷走的过程,后来我通过分析还原了这个过程:一辆遮挡号牌的金杯海狮车从小区北小门下来一人,走到停车的位置确定车在无异常,金杯车从西大门(门口栏杆晚上之间竖起,门楼保安睡觉,无人监管进出车辆)开进来直接停靠在摩托车边上并调头熄火,然后至少三个人用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将我的哈雷抬上金杯车开出小区.车刚走不到一分钟就是我拿了手电筒往下照的时候.去派出所做了个笔录,片警说提交给刑警,并说天亮后刑侦会来人勘查现场,可第二天又说大兴区的规定,摩托车无论价值都只由派出所侦查,不能移交刑警,刑侦的人也没有来,说现场也没什么可采集的.我便找他们和自己找关系查沿途监控,结果是监控没启用及只是违章拍照探头,没有全时录像.加上感觉片警不尽责,事实上他们就是什么也没干.我就自己想办法找沿途监控和投诉.折腾了几天后无任何新线索,再过了将近一个月派出所才把案子立了,给摩托车作价了七万五.朋友土豆建议我把网上所有丢车信息全部清除,现阶段只能等我的车再次出现了,所以我进行了清理.也想过买辆车,套用丢的这套车手续,毕竟购置税等等费用也要不少钱,结果快年底的时候派出所那边象征性的做了回访说案子没有被遗忘,他们因业务不熟后来才慢慢的把车上了盗抢网,我也就放弃了套手续的想法,京A摩托车牌照价格走势也算良好,那时已经逼近八万了,车虽然丢了,但是牌照一年后能补回,换算一下损失没有超过十万,也算自我安慰了,慢慢的梳理了情绪,习惯了丢车的事实.也经常关注各交易网试图发现车的踪迹,无果. Read More “四毛寻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