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0年1月

再见,香山!

前些天搬家了,本来搬家那天就想写点什么的.一直懒得动手.

公司搬到了学院路这边,换了新的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我很喜欢新办公室.真的.

住香山那边村里好多年了.从来北京就一直在那里,也不是说那里环境怎么怎么好,也不是说那里空气怎么怎么好.可就是习惯了在那里,朋友们劝了好多次赶紧搬家吧,别在那破地方呆着了,有啥好的.我都无动于衷.我就觉得是习惯了,习惯那里的环境,坐公交车还能看1个小时美女,或者看完一本大软,或者思考些什么事情.

租的那个院子的邻居也换了一批有一批,找房子,找中介,最后”翻山越岭”与房东达成共识.租下了这里.就在公司楼房的路对面.上下班只需走路5分钟.哈哈,原来离公司路途最远的我变成了最近的,爽啊.

搬家那天,当大包小裹装上小面包彻后,车驶出香山四王府村的那一刹那,我心里默念,再见香山!!心里老不是滋味了,好像有点舍不得这里,对这里有感情了.这不可否认.

在感受了几天不做公交车的上下班之后,心里也淡忘了.人的感情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果然没心.

这些天炒得沸沸扬扬的Apple新品发布会.说是美国时间27日上午10点.我给搞错了时间.在26号晚上我就熬了一宿等平板啥样.结果凌晨爬起来查资料才发现,md,记错日期了.

昨晚又熬了一宿,和Cocoachina上几个人群聊Skype等待.Apple新品发布了.整个发布会就发布了一件产品.就是iPad,外形真的挺失望的,期盼太高了,现在这个挤压版iTouch还真不太习惯.原来对它集成的OS抱着幻想,现在也直到了,是iPhoneOS,天,怎么这样呢.不过价格还算公道499刀起.不知道具体多久还能买到.去咖啡厅和地铁里拿它装b别有一番情趣.对不?

洗洗睡吧.屋里挺暖和,光膀子都不冷.呵呵.

喜欢听广播

晚上,村子里竟然又突然停电了,正要收拾台式机呢.

台式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系统崩了,看电视卡和Kmplayer时候机器总莫名其妙的卡死,只能硬启动.更新了显卡驱动也依旧如此.难道她寿命到了?我拥有过用过的每台电脑我都会让她产生几倍的价值后光荣下岗.她也是.她是我买的第一台电脑,所以感情不一样.不舍的告别她.Ghost还原了系统,玩了一会又卡死了.不知道啥原因了,谁知道?麻烦告诉我.

现在变态咋那么多呢?!好多男的也不知道是哈韩还是咋的,整的男不男女不女的,不,准确的说根本就不像男的,头型啊,兰花指啊,妖里妖气的走路啊,这他妈叫帅啊?扯犊子,不想做男的就老实去把小JJ干掉吧.何必污染现在的空气.

还没等我换回电视卡,啪突然停电了,打着电筒啃了一个面包,没吃晚饭呢,超市卖家说面包有馅的,纯扯,差点就把我手指头当肉馅吃了的时候才看到有点糖馅,真能减料!

闲着无聊打开手机上的收音机听了一会,正在朗读一个小说吧?爱情的好像,就说痛苦的是曾经说爱一辈子等一辈子的人称为别人的另一半是一种非常不爽的感觉,整的我还挺伤感的.这么大岁数的人了,都会被别人误认为奔四的人了,还整伤感嗷?

其实我挺喜欢听收音机的,会让我回忆起在沈阳上班的时候一个人在静静的夜里彷徨在街边听着广播.像FM921的天天音乐点播台.也很痛恨现在这手机,一个个号称智能,咋都没有个收音机呢,我看Apple Nano有,但是1000多块钱买个收音机有点奢侈啊.是不?

小蛇说摩托有个手机非常简单,屏幕也是黑白屏的,超低调.上网买了一个,100多块钱,还没到手,但是感觉屏幕是挺变态.但是还不是我想象中那种,我想象中应该是个计算器模样.机器叫F3,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字超大,没中文.

今天比较烦躁,身边的朋友好像也都很烦躁,咋整的,天气干燥么?

胡乱牢骚了一通,写于这台让我舍不得又郁闷的第一台电脑.台式机键盘依旧让人那么爽,可以毫无忌惮的,使劲的敲,像个音符,在手指间跳动.

对了,点CN域名据说要重新审核域名所有人了,别又折磨我网站啊,TM受不了的.开放的网络环境别太和谐了.

Google可能退出中国市场

 今天,Google在英文的官方博客声称,Google已经做出决定,重新检讨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可行性,如有必要,可能会关闭Google.cn,并撤出在中国的办事处。

  由Google高级副总裁、公司发展兼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执笔的官方博文“新的中国策略”(A new approach to China)指出,Google业务系统遭受到来自中国有针对性的攻击,导致知识产权被盗,Google在2006年进入中国(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397.html),是为了让中国人能够在更加开放的互联网中获取信息,基于这种理念,Google可以容忍部分审查,但Google会密切注视中国新的法律对Google服务的限制情况,现在Google已经确认,Google已经到了重新考虑评估中国业务运营可行性的时候了。

  在过去的一年里,对于互联网言论自由的限制已经完全突破了Google的底线,Google公司已经决定,不愿再审查Google.cn上的搜索结果,因此,如果可能,Google将在未来几周时间和中国政府谈判,要求能够在中国法律框架内运营未经过滤审查的搜索引擎。Google承认这很可能意味着必须关闭Google.cn,撤出Google在中国的办公室。

  看来,中国的互联网环境之恶劣,连国际互联网巨头Google都无法忍受了,Google的这个决定首次对中国的互联网政策说了声“不”。如果未来Google真的撤出中国,不仅仅Google会损失掉中国的业务,中国自身的经济发展也会受到冲击,国际形象会有负面影响,对于广大依靠Google AdSense业务生存的个人网站来说也是致命一击,中国的个人网站可能真的要走向灭亡了。

  撤出中国对于Google来说影响并不太大,2008年,Google在中国收入为2.1亿美元,百度为4.688亿美元,2008年Google全球收入为218亿美元,Google中国收入不及Google全球收入的百分之一,因此,即使Google完全退出中国市场,对其自身的营收也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中国对于互联网的整顿以及大规模的“国进民退”,民营网站被关,“国家队”登场等等,已经使Google认清了,所谓“未来庞大的中国互联网市场”只不过是一块永远也吃不到的蛋糕,或许根本就不存在,因此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中国了,Google应该做的是为了未来而牺牲当下,而不是为了当下牺牲未来。

  附录:读者Jason Liu翻译的Google官方博客文章:新的中国策略 (A new approach to China)

  像很多知名的公司一样,我们每天都在遭受着或多或少不同程度的网络攻击.在12月中旬,我们监测到了一个从中国来的对google网络基础架构的高智能的目标明确的攻击,其目的是为了盗取google的技术资源.这个一开始被我们仅仅当成是一个重大安全事故的独立事件其实是另有来头的.

  第一,这次攻击不仅仅针对google.我们的调查显示至少有20家大的公司,行业领域包括互联网,金融,科技,传媒,化工,都遭受了相似的攻击。我们正在通知这些公司,而且我们正在与美国相关领域的专家进行合作.

  第二.我们有证据显示这些黑客的主要目标是获取中国人权活动家(Chinese human rigths activists)们的gmail账号信息.调查显示这些黑客并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只有两个账户似乎被侵入,但是仅得到了账户的一般信息(比如说账户是何时建立的)和邮件的标题,并没有得到邮件的内容。

  第三,作为这次调查的另一部分,我们发现很多个在中国,美国,欧洲致力于中国人权发展的用户的gmail账户经常被第三方人士查阅.这些第三方人士并不是通过google的安全漏洞来获取gmail信息的,而是通过网络钓鱼和在用户的计算机上运行恶意软件的方法来获取用户的gmail邮件信息.

  我们已经通过这次攻击所收集到的信息对我们的架构做出了修正以提升google和我们用户的安全。对于个人用户来说,我们推荐用户安装知名的杀毒软件和反间谍程序,为自己的操作系统打上最新的补丁,升级自己的浏览器,始终小心处理im和email中的链接,在网络上被要求告知个人信息比如密码时保持警惕。你可以通过这里获取我们关于网络安全的建议。希望了解关于这些网络攻击的种类的人可以阅读这份美国政府报告(pdf)(http://www.uscc.gov/researchpapers/2009/NorthropGrumman_PRC_Cyber_Paper_FINAL_Approved%2520Report_16Oct2009.pdf), Nart Villeneuve 的blog(http://www.nartv.org/) 还有这份这份(http://www.scribd.com/doc/13731776/Tracking-GhostNet-Investigating-a-Cyber-Espionage-Network)关于ghostnet间谍事件的介绍(wiki上有介绍,跟咱中国又有关系).

  我们已经采取了非常规的手段–与广大的相关人士交流这次攻击的信息,这样做不仅仅是因为这次事件中我们发掘出来的安全和人权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件事的核心其实是全世界关于言论自由的讨论.在过去的20年中,中国的经济改革和人民的商业头脑使中国数以亿计的中国人脱离了贫困.在当今世界,这个巨大的国家是整个世界经济发展的中心。

  我们在2006年的1月成立了google中国。我们相信与我们必须忍受中国政府的某些内容审查而遭受到的不快相比,无疑让中国人接触到更多的信息和创造一个更加开放的互联网络是更为重要的事情。在当时我们确定了”我们将一直小心关注中国的情况,包括新出台的法律和其他政策制度对我们服务的限制。如果我们认为我们没有能力达到我们提出的目标(指创建一个更加开放的互联网络),我们将会毫不犹豫的考虑是否撤出中国市场”。

  这些攻击和审查,同时考虑到这些年对网络上子自由言论的限制,让我们觉得我们应该重新审视我们在中国业务的可行性.我们不愿意再继续忍受对我们google.cn上内容的审查,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内我们将会与中国政府讨论有关我们是否能够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运行一个没有审查和过滤的搜索引擎的可能性。如果失败的话,这久可能意味着我们将要关闭google.cn,以及google中国。

  做出这样一个决定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而且我们明白这将会造成深远的后果。有一点要说清楚,这样的决策是由在美国的主管人员们所做出的,并没有到目前为止辛勤工作使google中国如此成功的中国部分员工的参与。我们将会负责任的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David Drummond, 企业发展部高级副总裁 首席法务官

该死的父进程!

好久没有以自己心情写博客了,太忙了?没心情?没词儿?不知道,别问我.

自己有个毛病,很清楚的毛病,就是凡事要拖到最后时刻才去做,虽然每次都没耽误事,都很好的完成任务,但是有时会带来些许麻烦,比如现在又嗷了一宿去写Dll和测试Build,只能说该死的父进程.呵呵.

晚上被哥们拉去看阿凡达,本来对这种类似神话的电影不太感冒,但是看过,不由感叹,不错,确实不错.出来后,听有人讨论,这钱花的值,比风X值多了.推荐大家去看,没准你能喜欢那里面真正的大马丫头呢.哈.每次看完这种电影,比如像2012,看里面的CG部分,真有种想死的冲动,你会感觉到严重的差距,也会迷茫,因为你丝毫想不出他们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哪怕一点点头绪.都想不出来.至少我想不出来,你能嗷?

昨天指导一美工贴道路UV,结果发现Max竟然生疏了,考,老本行不能丢!

这两天把本子硬盘文件整理了一遍,几百G东西从哪来的啊,整理没累死.说几个软件,Mac版的Chrome浏览器,Apple的iPhoto,都非常好,苹果改变生活,这话不假.嘿嘿.

不过我这本子挺气人的,大小写锁定键的绿色提示灯说不准啥时候亮,然后光驱还卡光驱了,然后找外壳原因,看到凹弧,好担心,后看哥们的本子,也是如此.心头暗喜,虽然光驱还是卡盘,但是至少不是外壳让我捏走形了吧.,电源线皮坏了.好乱吧,急了,去买了Apple Care.钱啊.杀人啊…

凌晨6点了,睡觉不?一会忙完眯一会,白天还得继续.年底了,得赚点饺子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