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毛寻车记

原来住西直门,是一楼,车放在楼后方,一个四轮无法进去的地方,自己也装了监控,平时就锁个无声的碟锁罩上车罩,没任何问题.去年十月假期因为这老小区要进行改造,就搬到了大兴瀛海,同样停在了楼下,在汽车停车位的旁边,还是只锁了无声碟锁,也没用带警报的锁,我怕有风之类的造成报警锁误触发扰民.结果五天后的晚上三点多,车上的防盗器报警呼叫我的手机,当时睡的正香,迷迷糊糊的起床隔窗往楼下摩托那看,好像空了,当时马上就精神了,找手电筒再次往下看,靠,哈雷不见了!我马上喊我爱人说车丢了,然后我打开电脑查车上的GPS轨迹,由于没经历过这种事,很慌乱,加上新搬到那里,路不熟,看到行车轨迹也没马上判断出距离远近,耽误了宝贵时间,虽然随车的报警器被触发后唤醒有几分钟延迟,但当时如果马上追出去,加上路线熟悉,应该可以追到盗窃者的.让我爱人报警,我穿衣下楼准备去追车,这时候距离知道车被触动大约是过了五分多钟,随车的GPS位置到了五环的旧忠桥并且提示设备电源断开了,我和弟弟骑车到旧忠桥,什么也没发现,也没有找到拆掉的GPS防盗器.
GPS位置也停止在了旧忠桥上,没有新的信息,我们只有返回,这时候片警已经来了,看了车行驶本之类就去小区的监控室调阅监控,因为知道准确的时间点所以很快找到了相关录像,但是监控质量及角度等问题无法看到车具体被偷走的过程,后来我通过分析还原了这个过程:一辆遮挡号牌的金杯海狮车从小区北小门下来一人,走到停车的位置确定车在无异常,金杯车从西大门(门口栏杆晚上之间竖起,门楼保安睡觉,无人监管进出车辆)开进来直接停靠在摩托车边上并调头熄火,然后至少三个人用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将我的哈雷抬上金杯车开出小区.车刚走不到一分钟就是我拿了手电筒往下照的时候.去派出所做了个笔录,片警说提交给刑警,并说天亮后刑侦会来人勘查现场,可第二天又说大兴区的规定,摩托车无论价值都只由派出所侦查,不能移交刑警,刑侦的人也没有来,说现场也没什么可采集的.我便找他们和自己找关系查沿途监控,结果是监控没启用及只是违章拍照探头,没有全时录像.加上感觉片警不尽责,事实上他们就是什么也没干.我就自己想办法找沿途监控和投诉.折腾了几天后无任何新线索,再过了将近一个月派出所才把案子立了,给摩托车作价了七万五.朋友土豆建议我把网上所有丢车信息全部清除,现阶段只能等我的车再次出现了,所以我进行了清理.也想过买辆车,套用丢的这套车手续,毕竟购置税等等费用也要不少钱,结果快年底的时候派出所那边象征性的做了回访说案子没有被遗忘,他们因业务不熟后来才慢慢的把车上了盗抢网,我也就放弃了套手续的想法,京A摩托车牌照价格走势也算良好,那时已经逼近八万了,车虽然丢了,但是牌照一年后能补回,换算一下损失没有超过十万,也算自我安慰了,慢慢的梳理了情绪,习惯了丢车的事实.也经常关注各交易网试图发现车的踪迹,无果.
四月初的一天晚上,我翻看我哈雷群纪录,偶然发现一人发的车照片特别像我的车,当时特别激动,仔细辨认,因为车是我亲手改出来的,就像自己孩子一样每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我很快确定这就是我的车,轮毂,车漆,排气被换掉了,改的相当丑,无人不说有恶俗感,可以说除了我自己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认出是我的车,当时激动的手都要颤抖了.我的哈雷群有八百多人,也想象过或许能遇到我的车,没想到真遇上了,避免打草惊蛇,也没有联系发照片的人,冷静的再次确认细节确认车辆,通过技术手段收集相关信息,该人职业是汽车轮胎修理,特种兵退伍等等,也很快查到了照片出处,与派出所联系了一下,他们要我确实看到车后再找他们处理,所以我和弟弟连夜开车去往济南天桥区,到达轮胎店附近后正好天刚亮,我们在附近转了转,轮胎店卷帘门关着,一共两个店面,紧挨着.在门口发现两辆哈雷,随意放置状态,一辆是水车(走私车),一辆通过大架号判断是正规大贸车,但油箱等不在了,很可疑的一辆车,我们把车架号做了记录,在轮胎店对面我们我们找了个旅店,可以很隐蔽的观察到店面动向,等到十点多,左侧的店开门了.有门帘,进出的人也没有发现群里发照片的这个嫌疑人.我们耐心等了许久,没有发现新线索,找了个理由去屋子里看了一下,发现我的车不在店里,然后对照片等资料再次分析,判断出群里发出的照片拍摄时间至少是一个月之前了,同时也发现被嫌疑人的朋友偷骑走抵债等不太确定的线索,我们也没有报当地110就返回北京了.
回京后,我查询看到的那辆大贸哈雷,通过4s店最后得知是济南车主在青岛店购得,加上另外朋友查询该车并没有登记注册牌照,所以我把这条线索停了下来,本想找到车主然后让车主报案最后牵连出我车的踪迹,后来看也许不是盗抢车,而是刚买不久还没等上牌就出了大事故,又没有保险,就那样丢弃了.我们又去找了派出所,本以为他们可以去做笔录或者其它动作,结果得到和我们想到的差不多的结果,就是他们说去做笔录也没用,物不在一切都是空话,只要找到车才能进行下一步,大架号等信息在不在的到时再说.
回家后我继续收集线索,申请了新微信,加了群里这个嫌疑人的微信随意夸了几句聊了聊,不敢心急.加了几个山东车贩子的微信,其中一个我问了下店在哪里,回复说在江苏,我就没再回复,没删除.避免暴露身份,加上我有个上网卡归属地是山东枣庄,我就拿它做与嫌疑人联系的手机号了.过了几天,翻看这微信的朋友圈,惊喜发现这江苏车贩子发了一张我车的照片,而且是另外角度的,马上发信息问多少钱,通过社会工程学(其实没这么高大上了)聊出这车是车贩子代卖,价格七万,车在徐州,可以发物流等等.结果巧在枣庄离徐州不到一百公里,正好有理由去看车.过了几小时后发现这人又新发了朋友圈,说这车艺术品之类还附带了大架号照片,虽然后四位数被遮挡,但是我已经百分之二百确定这是我的车了,只是赶上那几天有公事脱不开身,过了三四天才准备行程,我爱人不放心我一人前往,加上要尽可能的打消车贩子戒心,我和我爱人还有孩子坐高铁到了枣庄,租了一辆鲁A(没有鲁D的)号牌的四轮后继续开往徐州,出发前我分析出一个有嫌疑的车行,到徐州后开车到了嫌疑地,结果那里拆迁,没有看到嫌疑车行,时间也到了晚上七点多钟.我微信上联系车贩子说明天要路过徐州,想要看看车,要具体地址,车贩子说可以,但是最终只发了”黄河北路”这样一个迷糊的位置.距离当时所在地九公里多.晚上十一点多开车前往黄河北路,大约有两公里长的路,开车慢慢的走了一来回,路边树比较多,没有发现线索.第二天早晨我联系车贩子,说要从枣庄过去了,贩子说稍等,等一会,我就说那我先出发了,方便时发位置给我.我定了个闹钟,一个多小时后我看没消息我直接电话过去,说我到徐州了,怎么去之类,那边说发了位置了,后来我一查看,我手机网络问题,其实那边早就发位置了,而且特别猴急的发了很多在不在,到哪了,人呢等信息…我说半小时能到,那边微信又发来两个手机号,说那个也是他的,到了打他电话,他现在有事出去一下,然后就开车去黄河北路的那个位置点.到了后我打新给的手机号,竟然换人了,说车不在,原来聊的不是这辆车之类,我说刚才我是联系的你不?他说是啊,说你这枣庄的号啊?我说对啊,正好过来看看车啊,我说车不在你早告诉我啊,我这都来了,后来说等三五分钟吧.我把车调了个头停在了路边,接着打电话给微信上的车贩子,问什么情况啊,他说那是他朋友马上沟通一下.过了几分钟,看远处有个瘦子打电话又拐进一下小巷,我觉得是这个人,就假装闭目养神.这瘦子副驾驶车窗后我说是你么?就聊了起来,他看车里有小孩就说怎么还带小孩来的?我说正好办事路过来看看车啊!说我想看的车不在这,在商丘,有别的车,我说那看看也行,别白来一趟.开车受指引拐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巷,是瘦子他家.院子里有两辆日本旅行机车,我说太大了,没兴趣.就想看看小哈雷.我假装什么都不懂的新手,攀谈中得知车今天或明天可以从商丘运来,可以明天来看,车是从国外进口来的,改装也是国外的,展品车,我心里这个骂啊,被他们改的这么恶俗还好意思说艺术品.我假装说那只能周末才能再来看车了,他提到有另外的同款车在朋友店里,可以去看看.我说可以,问了下位置,几乎就是最开始我打电话的地方.瘦子开着一辆改过排气的小车带路,路上我和我爱人没有太多交流,让爱人隔一段路就纪录个位置点.最后到了一个烟酒店,店里停着一辆1200n,我假装看车,试试车,我表示车怎么这么重啊,甚至连钥匙都不知道往哪里插的样子.因为这辆车的轮胎已经磨损到报废了,有足够的理由慢慢的把话题转到了我的车上面,大约聊了近两个小时吧,车最开始是商丘那边买走,车主是玩四轮跑车的,不差钱,玩了一段时间后又委托他代卖,所以才有我要买车.最后结果是给了500定金,开了个收据,他们把车从商丘运来,当天晚些到或者明早去明天到.我明天来看车或者周末来,其实我瞒怀疑车就在徐州的,但是没办法只能说要么周末,也兴许晚上不走了明天来看,另外为留足够的时间说即使看到车了,也要留几天我回去筹钱的时间,瘦子说顶多留十天,我说用不了那么久之类就开车离开了.到了酒店附近,我给北京这边受案派出所打电话,说已经看到车辆,大架号也在,问他们什么时候来,结果说刑警也要来,所以又要协调,理想的话两天能来,让我在这边守候,没特殊情况也不要在当地报警.可我依旧急不可耐了.加了瘦子的微信,晚上和他说刚办完事,今天不回去了.他那边回复说已经出发拉车了,大约晚上十一点能回来.有了他微信,我就进行分析.确实有他说卖出去一次的迹象,但济南那边改车是在车偷走后的半个月内.也就是说我看到的济南照片是去年11月拍的.如果当时就有这小子微信,当时就应该能追踪到车了.后面又查到这小子的身份证,工作证等信息.
第二天看到他发的微信说车拉回来了,但车钥匙在车主车上,车主出去玩了,所以车钥匙和大绿本行驶证都没拿到,只能看看车了,保证车没问题之类.八点多我就给这瘦子打电话,睡朦胧的说怎么这么早?我说着急看完回去上班啊!到了他家门口,半开的大门我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车,很激动.强忍着激动的心看着车,周璇着,看了大架号后给爱人点了下头,瘦子抱怨说车主很墨迹,这次拉车不太愉快,搭了650的运费,钥匙还没拿到,钥匙怎么也得等十天.他妈也在院里,问了瘦子运费,看样子确实是从外面运到徐州的.看了一眼车锁,最初我从直觉上判断他们应该没换锁,而是配的钥匙,看到有个铆钉动了,我也不能准确判断了.只能等北京警方来扣车了,正要离开时没想到瘦子提出要增加定金到2000元.协商无果我只能去取了1500给他并要了收条,说从来没给别人开过收条,他给我看了一眼手机,有条两分钟前给商丘拨号的未接记录,然后我和爱人孩子驱车直奔枣庄,半路上给北京警方打电话,一直未见回复,深思熟虑后决定买高铁票回京,至少先吧老婆孩子送回去.在高铁上电话让我弟弟去派出所问办民警是否当班,结果被告知两天后才上班,上班还正逢周末,我一下就急了,开始想其他方案,包括回徐州当地报警等等.三个多小时的高铁刚到站,北京派出所打来电话说他们明天中午去,我说我刚到北京,他们假装不知道,我也无所谓了,问了车次,我又订了直达徐州的票.
第二天我先到了徐州,翻了下瘦子的朋友圈,有个四小时前的照片,确定车还在院子里.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到来,北京这边去了两个派出所的,一个刑警,都是便装.片警假模假式的要坐公交前往涉案地,我说咱还是打车吧,我掏钱.摇摇晃晃的到来黄河北路,我说我们先路过一下确定车还在不在吧,虽然大门只开了一点点,我只看到了转向灯,但是我还是能很确定的判断车仍在的,我们便去找当地这村的派出所,因为附近正修环路,这算徐州的郊区,所以绕了好半天才找到派出所,特别隐蔽.到了派出所说明来意,休息片刻后他们便拉着警笛(北京警察说在北京都不敢拉警笛的,顶多开个警灯,有热心群众投诉他们)出警和我们一起到了瘦子家门口.走的是一条小路,特别近,只是要穿过一个狭窄的桥洞.大门竟然上锁了,我想不会有人报信儿了吧!看了一下车在院子里,民警说车在就好办,大不了蹲守,但是不敢强行开锁闯入.而当地派出所比较猛,问了邻居及村委会等人说半个小时再不回来人就直接找开锁公司开锁了.等了一会我听见改装排气的车声,一看这小子回来了,片警上前说明来由希望他配合,他就慌乱的要打电话,被警方禁止了.让他把院门打开,他说没带钥匙,手机也赶上没电关机,用充电宝充电后呼叫他母亲.警方录像,我也拿手机录,期间瘦子试图问我怎么回事,我没说话.过了一会他妈回来了开了院门,对比确认大架号后警方开具扣押手续准备扣车,瘦子看我行驶本照片与车差异太大以为见到了曙光一门在那辩解说我不要看到车像就说车是我的,这很明显不是一辆车啊,顶多是套用了我的车手续之类,我就笑笑.拿出原车钥匙试了一下,竟然还能解锁.警方让瘦子解释这个问题,瘦子说他那边钥匙也可以打开bulabula…当地派出所要求他提供另外两了日本巡航车的手续,不然也一并扣押了.包括我这辆车,有手续就赶紧拿来,瘦子说已经让那边发快递了,明天才能到.警察说先把车弄到当地派出所再说,反正不能依旧放在院子里,按规定不能由我骑到派出所,可别人又搞不起来,只能让我来,瘦子说离合片坏了,骑不了,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说没钥匙要等十天了,感情是拿我那两千块(一套离合片恰巧接近两千块)定金和留这十天时间来修车啊,我和瘦子说,这车我肯定是买不了了,你定金退给我吧,瘦子当时可能正晕着呢,立马同意了,说微信转账,我说不行,他就数了两千块钱给我,当地派出所仔细看了收条,我估计还是属于护本地犊子的缘故.我推也得把车推回派出所,打开钥匙门,试着启动一下,电瓶电量不足启动不起来,只能徒手推了,一个北京片警和我一起把车往派出所推,到了桥洞正好有个破,就试着憋挡启动一下,没想到启动起来了,但是离合片确实烧了,打滑,四档像二档似的,不过还是很兴奋,半年没有感受她了.因为排气声特大,我预先没提醒小片警,小片警后来说差点吓尿了.在派出所等他们归队,两三个小时后他们才回来,两辆日本巡航让瘦子骑到了派出所,瘦子也没被扣铐子,听说好像是托人了,警方说他没什么问题,就给放了.瘦子在派出所和我寒酸了几句,说在枣庄?我说不是,说手机号还用吗?我说不用了,他说服了,你这太能演了,直接找商丘的多好,让他无辜的牵进来,我说我没办法,我判断不了你具体干什么的,只能这么办了请理解..后来和北京来的这三人找了酒店吃了饭,喝了一瓶酒.听他们吐苦水来着,当差如何如何不易…第二天一早我就联系物流做准备,结果德邦等都说不能发摩托车,最后只能找佳吉了.物流点距离派出所仍是九公里多,也做好勉强骑车到物流点的准备了.片警说打了电话,竟然没有遇到阻力,说运回北京就运回吧.他们本来很担心当地派出所不放车的,到了派出所,又把瘦子找了去,当地派出所确定瘦子并没有金钱损失后也同意将车放回北京了.我们也很庆幸这瘦子是代卖这车,没掏钱给所谓的车主直接拉到徐州的.要的给钱拉到徐州,恐怕就不会轻易让我们拿回北京了.让物流派车来拉车,他们不守时,一个多小时才等来.期间瘦子一直在派出所门口盯着我们,又试图通过看行驶本获取我的信息,未果.车抬到物流的车上后,我们四人也上了这车,是封闭的依维柯闷热,全身哗哗的淌汗.半个小时后到了物流站,签订了物流合同,一共1700元运费.我先垫上了,片警他们申请着,能报就报,不能报只能我自己消费了.物流的人了解到是涉案车辆,就问怎么找到的,我说我也不知道,警察帮找的,他们猛夸北京警察真厉害.我就呵呵了…
四天后车到了北京派出所,我找的叉车卸车放到了派出所院里.他们要处理一下,并不是必须要等结案才能发还,但是撤销盗抢网等手续办理完后发还估计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解决的事了,但是车在派出所了,就可以踏实了.我问我车的损失谁来负责,得到的答复是没有精力去查到底了,找到车就不错了,只能自己修缮了..后来虽然我在济南那边看到我的排气等配件,也没办法证明是我的东西,也就没办法要回来了….这是个无解方程式.
总结防盗经验:找有人监管的车库停放,链锁锁固定物,使用带声响报警的锁具,GPS类防盗器要尽量隐蔽等等.
手机码字,比较流水账.感谢家人,感谢朋友!感谢!———–于2015.5.6

————————————————————-

好友”Raymond”:获悉好哥们被盗的哈雷历经波折远在他乡被成功追回 好些人劝他卖掉吧 换个新车 哥们坚定地说经历了那么多他想留着这堆钢铁直到自己再也无法照看她的那一刻为止 有感而发 摩托车从被发明到普及不过短短一百来年 对于中国淫民来说从生活生产工具到娱乐工具的时间更是短的可怜 到底是物尽其用还是跟新换代不断尝新这成了一个每每聚会桌上争论不休的话题 暂且抛开经济能力 性价比 商业目的与一入国门便走形的代理商经销商模式不谈 纵观全球光从忠诚度来讲 哈雷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对一种摩托车的热爱人群的数量比例上可以得出结论 哈雷不差 差的是骑他的人 这堆金属没有大脑 你是他的驱动 她忠实可靠 你摔倒她也一起 你流血她会流油 体表会凹陷损伤 当你做出正确操作时无论雪域高原 城市街道她都不曾让你失望 当你领略过世间美景后 可曾看一眼你的伙伴 她在老去 漆面早以失去了光泽 因为你的鲁莽失误与不正常保养而摔的遍体鳞周身处异响 或许在接下来的几次旅行以了之后大部分人选择让这个“商品”被淘汰转卖 一小部分人选择忠诚 维修 调整 再次上路 据我所知大部分换车的理由无非是 没新鲜感 出过外观破损的事故 非发动机故障的小毛病 然后她们就被遗弃或许去了更远的城市或许被拆解 这不是一台良驹应有的命运 忠诚是相互的 各类爱好均是如此 人与人之间也不例外 好比赛车手视汽车为伙伴 台球选手的球杆 乐手的吉他等等 但从另一个层面来讲摩托车的境界要更高一些 因为你们是同生死共患难的 在路上你们是命运共同体 她负责提供良好的动力 你负责走正确的道路 她无法选择驾驶者唯有忠诚的服务 好比轰炸机飞行员为飞机取名并画上机鼻花一同出生入死是一样的 当然我也尊重其他观点比如什么样的车干什么样的活 市区踏板 装B哈雷 长途宝马 越野川崎 速度雅马哈每个系列来一辆天地任何我行 有钱任性 昨天午餐时与丹麦哥们的一席谈话 骑车越久越发觉的 骑怎么样的车 对科技外观及性能的追求早已淡薄 时间越长越发觉得一切路上宝贵的经历积累都源自胸膛内那刻火热的心 蓬勃跳动生生不息

————————————————————-

:在徐州佳吉物流站的时候,同去的民警和我说:把投诉电话忘了吧,可别投诉了,怕了…车物流回到北京后,扣押存放在瀛海派出所,物流到的那天,派出所打电话来让我去看看,本来他们说派出所壮汉多,可以从卡车上抬下来,结果车到了后,他们说太大了,搬不动,我只能自己找叉车,掏了100元,让叉车把木箱从货车上卸了下来,放在了派出所楼西侧的窗下.没有拆,说装箱子里能防碰防雨,我一想有点道理,通过小洞看了看内部,确定没什么问题后就没拆箱.让我等消息,我也没别的办法,就等,过了20来天还是没消息,网上查车辆仍为被盗抢状态,这车你要不想时心里也不急,会有反正是我的,早晚还我的事儿,如果想吧,就觉得还不还我,还得年检还想骑,没多久就又冬天了之类,我打电话问了问,然后得到消息说办三个事情:要书面证明我的大绿本,行驶本手续是真实的,要证明大绿本和行驶本是属于这辆车的,要证明这辆车的大架号未被篡改过.其实很早我就觉得他们是不催不给压力不办事的那种,亲人们也是这么觉得,可我一直说现在就当他们是善意吧,看时机送个锦旗,送点礼,送点钱什么的,虽然是我非常讨厌的事儿,但国情嘛.他们办事慢,那我就自己解决这些问题,帮他们铺好路.我去了十八里店的车管所总所,没有其它证明业务,就查了档,上面有我这车的详尽信息并盖了车管所的章,我给派出所送去了,在他们眼里,这勉勉强强算书面证明了大绿本和行驶本是真实的.接下来就要证明这车手续与这车是对应的,也就是要证明车架号未被篡改过.我说那把箱子拆了吧,然后我拓印大架号给他们去核对,因为黑天较晚,我就回去拿了撬棍等工具拆箱,用红色铅笔拓了架号,把车放到了派出所的院里,上了锁,罩了车衣.几天后,民警说咨询了车管所,这拓印不可以,车管所让把车弄过去看,车的离合片严重打滑,猛给油门也就能缓慢起步到20公里的时速,他们没人会骑,就说委托我骑到车管所,他们把”委托”过程的官话还用记录仪录了像.山寨的排气就是纯铁管,特别吵.我慢悠悠的在各种不解各种电动车秒杀的速度下悠到了车管所,距离大约20公里.累坏了.最怕的就是遇到红灯,小坡.起步和怕微弱的小坡都得脚蹬助力才能走..本应该比我早到或者晚不了太多,但他们各种理由,甚至说返回取警官证为由墨迹了半天,让我在车管所大门口等了快两个多小时,和大门口车务大爷都快聊成哥们了.他们所长和一个女警一起去的.把车骑到核验车架号的地方,那些人肉眼看来看去,也问了这问了那.和所长在屋里聊了半天,最终的结果就是车架号应该没问题,但是呢,不给出书面证明.白跑一趟.就这么一会,人也没与车分开,管停车收费的老太太过来要了两块停车费.我哭笑了以下给了她,真是无语.我又把车送回到派出所.和受案民警说让他们再想想办法,非常客套的.
又过了20来天我正上班呢,受案民警打来电话,说告诉我个好消息,我心想车给我?!然后那边说:上次物流的钱给报销回来了,等下次去派出所给我.我说恩,挺好~接着民警说经过多方打听找到一家第三方司法鉴定可以做大架号的书面证明,不过要自费,在清河,车弄到那里做鉴定是1000元,司法鉴定来派出所鉴定要加500元.车离合有问题没办法骑那么远就图了方便,民警说为了省事多花500多花500吧.我也就认了,电话里我提议有空出来聊聊吃饭啥的,被拒了,同事说严打时期,他们不敢吃拿卡要.报销了物流费用,自费鉴定费用,里外里还是我消费.大约一周后去看到了书面报告,还给了我一张我名字抬头的1500元”鉴定费”发票.该证明的都证明了,让我继续等消息,说向上级领导请示发还,要耐心.又过了快半个月,无新消息,没时间的等待很让人烦躁.正如我说一想起这事儿就心急如焚,有朋友建议我投诉,也说是不是要卡点钱之类的啊,我说目前投诉不太适合,至于送锦旗送礼送钱啥的,一边儿去吧,一毛也不送,就这么杠上了!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我打了个12345电话,又给局长信箱发了个邮件,没投诉,内容大概就是问未破案能否发还及是否有个明确时限之类.
第二天晚上受案民警来电话了,说怎么又信访了?我说没有啊,就咨询了一下未结案能否发还的法律问题.民警开始吐槽,说他也东北的,我这么办不地道,这都准备好明天发还给我了,都和他同事说明天上班就发还了吧,结果我这又突然弄了这么一招,这多亏是他办这个案子,要是别人不可能这么上心费力的帮我之类…biabiabia~~~电话里我装孙子了,说了好话,感谢啊,抱歉啊,没有信访啊,没有投诉啊~~让我想办法原通道回给信访说没这事儿了,我应着.最后那边说明天下午你来取车吧,我说上午行吗?还要上班呢,那边说别太早了,我说几点合适?那边说十点吧.我说好嘞,又是一堆感谢的话.
实话讲那一宿是失眠的,十点多我去了派出所,结果告诉我还差个领导签字,领导去开会了,他又没办法说别开会了,给我签个字,下午来吧,因为我知道那受案民警值班,我说下午要上班,下班行吗?说可以,我就离开了,下班后我急匆匆的到了派出所,我想这签字总能搞定了吧.结果到那后,受案民警不在,因为正值夏季,大排档喝酒打架的巨多,出警去了,让我等会儿.过了半个多小时,看到回来了,主动和我说可能还没签字呢,一会问一下,然后没几分钟就又出警了.再后来我弟弟也来了,我们等到十点多,问了问受案民警,受案民警说太忙了,要不过几天再来取?说给我肯定是给我的.我心想:得了吧,拿到手才安心好吗.我疑惑的问这时间局长还能签字吗?得到回复说是24小时随时签的.我想这局长也够累的是吧.我们去吃了晚饭,回来继续等,11点多的时候终于见他拿着纸和印泥出来了,纸上就是个表格,上买没有全是机打文字,盖了一个大兴分局的章,哪来的局长签字?!让我签字和按手印就发还了.我没说话,我是无语的,按我脾气没吐槽就不错了.往院子里走取车的时候,我和民警说让他在帮看着点盗抢网的事,他应着,说估计也不容易等等.连拖带拽的弄回了小区,大链锁,报警锁伺候上.折腾完已经快凌晨一点了,眼角差点有眼泪飘过.可算回来了!

爱车从四月末回京,七月初回到我手里,足有两个月,真佩服他们的办事效率.总结出的经验就是找他们办事,”投诉”是最有效的解决方式.修复车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问题,小问题不表说两个没有预料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轮子上的”限位轴套”,他们为了装粗辐条的轮毂把限位轴套打磨窄了,我安装原厂轮毂时才发现这个问题,导致不能安装轮子,这轴套也不是易损件,国内都没货,4S店订货要两个月且价格不菲.我只能海淘,难道只能等到轴套来了,轮子装好才能送去修离合片吗.幸运的是我在网店上找到了铝管切割,20多元白菜土豆价,粗加工了三套轴套,经过打磨把轮子装上了.第二个问题是我从朋友静电那借了PowerVision,它能读写原车行车电脑信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车的行车电脑也就是ECM模块被替换了,通过电脑里显示的车架号得知车上装的是在济南门口发现的那辆车的ECM模块,为13年的883N车.原来他们是用这么土鳖的办法破解的原车防盗器啊,没一点技术含量,但这模块是有故障的,需要更换修复.得知ECM替换后又十分庆幸损贼没有把车架上的车架号,发动机号磨掉,如果磨掉了,我就没有办法证明这车是我的,如果是让4S店的人拿着设备去协助读取ECM中的大架号,读出的也只能是济南那辆哈雷的车架号,和我的车架号一点关系没有,太庆幸了!

上周末我10点多骑车去东五环的汉马哈雷修复离合片,大约有30公里的距离,离合片打滑严重,我只能打着双闪靠着路边缓慢骑行,很怕等红灯和上坡,因为起步需要用脚助力才能前进.天特别热,衣服都湿透了,坚持骑了三个小时,好心酸,下午1点到了店里,总算松了口气.除了离合片,其它修复都是我自己在小区里完成,因为平时上班,只能很早起或者下班后弄几个小时,这也导致我像动物园的大猩猩一样被各种阿姨阿爷围观,基本每天都会遇到这样的对话:”怎么天天鼓捣啊?”,”又修啊?”,”没修理厂吗?去修理厂一天就给你修好了”,”你也不骑你老鼓捣它干嘛?”….我的眼前飘过五个字!

最后,我想说:亮个相吧,小宝贝儿! 🙂 ———–于2015.5.6

哈雷201507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