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元旦的那几天,我和锌踏上了返乡的动车,车是真不错,车票的价格也真不错.问普通的车票,答曰没有票了,谁心里不是明镜似的,又不是过春节,哪来那么多人,票能卖没了?压根就不像卖普通车票吗,变着法的想让大家买动车票,还微笑着说今年铁路票价不会上涨.

动车上很宽敞,很干净,列车员也挺漂亮,不过买的票号有点郁闷,本来是连着的2张票,却是一张左侧靠窗的一张右侧靠窗的座位.以前在普通车上是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的.还好都是挨着窗户,找别人调换座位也比较好商量.

车行驶了一段后,会突然看到地面多了白茫茫的积雪.好美.东北.俺亲爱的东北.俺回来了.再说一遍.俺灰常灰常的稀饭东北的雪.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东北看雪非爷们!

到沈阳的兴隆大家庭转了几圈,本来时间很充足的,结果到外面后打算打车去客运站,在寒风中找了半个多小时愣没截到一辆空出租车,等俺们上了出租车后到客运站,早就黑么天了,哪来的车啊.没办法,只好继续打车回家了,近一百大元贡献给家乡的出租车行业了.老家那边可真冷啊.嘎嘎的冷.不过冻起来就是爽.

每个城市都在变化,变化有大有小,熟悉的地方也会感觉到陌生.

今天狂打喷嚏啊?谁叨咕我呢?停停啊,喷嚏打的我都快把牙喷出来了.

200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2007年SB就很多,2008的SB更加多.奇怪,SB也队伍在发展壮大?昨天坐公交出去办事,人那个多啊.俺没座儿,俺媳妇坐着呢,一堆狗男女紧靠着俺媳妇那座位的靠背边上,那个压抑啊.男的貌似还在上学,女的可能已经工作了,男的说你多看看,找个比我好的吧,女的说我等你.我还纳闷,都这么大公无私呢,结果我转头一看那女的,我考.真JB难看.问俺媳妇.俺媳妇答与我同感.前方是公交电视,上面播放华南虎和月球相片的事情.我要看啊看.结果一个傻大个迷迷糊糊的就立在屏幕前面,脸都快贴屏幕上了,我这个晕啊.挡了一半屏幕.还看个屁啊.接着就是前方的2个吱溜吱溜发出声响的亲嘴男女,我感觉我都快晕倒了.大冷的天,还有女的腿上就套个丝袜穿裙子的.真美啊.大美女.你不冷吗?回来的时候车上人也巨多,基本转身都费劲.售票员喊着哪位年轻的给老人让个座儿,哪位年轻的给抱小孩的让个座儿…不让吧,别人指着脊梁骨说咋不尊老爱幼呢,让吧,受座人屁都没有就堂而皇之的座那里了,这不俺回来时候遇到一个,小女孩买衣服好像拿了几个纸兜类的东东.好不容易挨到了一个靠后门的座位坐下了,还没坐一站地,就有个抱小孩的少白头爷们上来了,售票员喊了一会,就冲那女孩说能不能让给座给这个抱小孩的,女孩吃力的提起自己的兜子继续挤在人群中.少白头一屁股坐在那里,小孩依靠在他大腿上.我无语啊.说来说去.我想出了一句话,去年的时候大家都说今年SB特别多,结果现在应该改了,去年SB特别多,今年SB更特别多.

走了一次大红门商场附近的那个天桥,我惊呆了,卖电棍的,卖甩棍的,N个啊.服了.老远就能听到电棍的啪啪声,不过听声音就能感觉这都是按摩棒级别的.甩棍更不用说了,拉出来败的货都不是直的.要不那天我拿我的蚂蚁去和他们的棍子PK吧,赢钱的.哈.

前几天做了一个梦,给俺吓坏了,梦到俺出门忘记锁门了,小偷光顾了俺屋子,把俺的电脑给掏走了,就留个主机壳子,硬盘一块没剩.俺就骂啊.心想NND,大哥的数据都在硬盘上呢,你把硬盘都给俺拿走了,俺的心血啊,多心疼啊.差点都哭了.后来惊醒了.看了看自己的电脑,知道一切都是梦才放松了下来.什么破梦啊.搞的俺一身白毛汗啊.NND.

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本来脑子里想了好几天了,有好多想说的呢,可懒啊.拖着拖着一直没写.到真写的时候又不知道写什么了.就这样吧.我饿了…